西宁污水处理设备公司、西宁废气处理设备公司、西宁油烟净化器设备厂家、智慧型污水监控管理平台

环境咨询

专注环保 值得信赖

环保工程

量身定制解决方案

环保管家

服务至上 诚信诚心

咨询热线:

0971-7350327

青海赛宇环境工程有限公司|专注于环境咨询、水土保持咨询、环净治理、环保设备制造于一体的全产业链服务机构!
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 >

联系我们

地址:西宁市城北区生科中小企业创业园综合楼3楼

咨询热线:

0971-7350327

17697206668

5个月内非法倾倒危废30次 揭跨省排污的“生意经”西宁水土保持

文章出处: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:2021-03-10 07:13人气:

  有的将1124.1吨硫酸钠废液,分30次从浙江运输到江西浮梁县山洼处倾倒;有的将6罐车具有危害成分的废液从江苏运至江西峡江县,倾倒至乡村水塘……近一个月以来,江西宣判了多起跨省倾倒危废案件。

  随着社会经济发展,我国危废产生量逐年增加。根据生态环境部发布的数据,2019年,全国196个大、中城市的工业危险废物产生量为4498.9万吨,医疗废物产生量为84.3万吨。

 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调查发现,在大部分危废得到科学有效处置时,也有少部分危废被跨省非法倾倒、掩埋。这些危废犹如“生态炸弹”袭击乡村,既造成严重的环境污染,又产生了巨额的环境修复费用。

  针对非法跨省排污乱象,受访专家和业内人士指出,既要坚持零容忍、严打击,更要注重源头治理和长效机制建设,坚决防止“生态炸弹”破坏美丽乡村。

  5个月内非法倾倒危废30次

  洞口村位于“国家级生态县”浮梁县,是赣东北一个山清水秀的村庄,一条清澈的小河从中穿流而过。

  2021年1月4日,村民们在等待两年多后得知,曾给洞口村造成巨大污染的一家浙江企业被判赔300余万元用于生态修复等,6名相关人员还因污染环境罪被判刑。

  村民饶桂生是这起污染事件的受害者之一,他家距河边只有一二十米远,小孙子常常在河畔嬉戏玩耍。2018年7月份的一天,小孙子的皮肤突然多处起泡,并逐渐溃烂,医生诊断之后认为是皮肤中毒引起的。为了给孙子看病,他家花去医药费近万元。也是在那段时间,洞口村的村民发现有外地车辆在村庄附近倾倒不明液体。

  “我们用的山泉水突然开始冒起很多泡沫,发出刺鼻的气味,河中的死鱼死虾越来越多,有村民怀疑是河水被污染了。”饶桂生说。

  村民们开始着手调查污染源。“有一天凌晨,我跟踪到一辆浙江牌照的大罐车,发现它在排污水。于是,我立马打电话叫了四五个村民将大罐车拦住并报警。”洞口村村民商冬华说。

  很快,环保执法人员和公安民警根据村民提供的线索锁定了犯罪嫌疑人。2018年8月,浙江海蓝化工有限公司生产部经理吴某民以及吴某良等6人被刑事拘留,其中4名浙江人,2名江西人。

  浮梁县法院审理查明,2018年3月3日至同年7月31日近5个月时间里,这伙犯罪分子连续作案30次,共倾倒硫酸钠废液1100余吨,给当地生态环境造成了巨大损害。经检测,槽罐车内的硫酸钠废水中,叠氮化钠含量为2096mg/L,远超3mg/L的标准值。亲水而居的村民,不得不重新寻找水源打井取水。

  随意倾倒污染物,既破坏了环境,还产生了巨额的修复费用。经环保机构鉴定,浮梁县两处受污染地块的生态环境修复总费用为216.8万元。

  2020年12月29日,江西省抚州市东乡区也宣判了一起跨省非法运输掩埋医药废物案件。来自江苏、浙江等地的四名男子为获利竟然从湖北运输医药废物到东乡区掩埋,造成严重的环境污染。

  记者近期来到受污染地块,这里曾掩埋了约120吨医药废物,大量危废泄漏而出,产生大量挥发性气体。虽然污染物两年前就已被转移处置,但空气中依然飘散着刺鼻的气味。

  “2018年6月,我们到达现场时闻到化学药品的气味很浓烈。相关部门经检测后发现,填埋场地检出的镍、苯、三氯乙烯、乙苯均具有毒性,其中总石油烃超标准值306.94倍。”抚州市东乡区生态环境执法监察大队长李伟说。这起跨省排污事件发生后,当地政府积极开挖处置这些污染物,已花费近300万元。而据有关部门的评估,后期生态修复费用还需500多万元。

  跨省排污的“生意经”

  记者调查发现,当前跨省排污已形成一条日渐成熟和隐蔽的产业链,从产废单位到业务中介,从运输接应到掩埋处置,各环节环环相扣。

  ——层层转包赚差价,危废处置价格遭“剥皮”。4000元、2000元、1000元、500元,这4个数字背后是一条跨省非法转移处置危废的层层转包链条。“从产废单位到业务中介再转手给填埋处置方,经过层层转包后,一吨医疗废物的处置价格从4000元被压缩到只有正常价格的八分之一,最终只能靠非法倾倒来赚钱了。”抚州市东乡区人民法院法官陈芳说。

  ——非法承揽处置业务,随意倾倒坑害乡村。在跨省排污案件中,绝大部分承揽危废处置生意的企业都无危废处理资质。在浮梁县跨省排污案件中,吴某民明知吴某良没有处理废水资质,依然将公司产生的硫酸钠废水交由吴某良处理。根据同伙的供述,有一次在浮梁县倾倒硫酸钠废液后,他们曾将这些废水样品送检化验。化验结果表明,就污染程度而言,这样的50吨废水可以抵得上1万吨生活污水。有同伙告知吴某良这一检测结果,但吴某良仍坚持要将这些废液运到浮梁县进行倾倒。

推荐资讯